璇羽冰倩

咕咕咕咕咕咕咕咕

看别人讨论网络神曲/d5等等的时候

悖悖论:

看着别人讨论区块链的我:

咸鱼鸽子的置顶

我,璇羽冰倩
文手,咸鱼和鸽子
混aph/水表圈/中华大院/那兔/宝石等,有时搞搞原创
除了菊湾没有雷
平时看见啥好看就推荐管它是哪个作品
自干五,热爱党妈和祖国爸爸
可能会不小心推荐个车
脑洞没有,文笔幼儿园,立意俗套,剧情狗血,只会沙雕,还不更新
咕咕咕咕咕咕咕咕

震惊!!!!!!!

呜呜呜

林朵:

与一位写手朋友聊天,聊到最初开始写作时的心情,朋友说,她一开始怎么也没有勇气走出第一步,因为知道自己写的还不够好,很害怕把作品发出来会招到批评,心情难以承受。


朋友:但等我真正走出第一步,将自己的作品第一次发布在公开平台上,我才知道,自己早前的担心是多余的。


我:是因为读者都很友善不会批评你,还是因为你的心理承受力变强了?


朋友:确实是没有什么批评,但真相是如果你写的不够好,一开始根本就不会有人注意到你的作品,别人连看都没劲看的东西,谁还会花心思去批评?


我:……真扎心。

坦♂诚深♂入的交流

M.R@花小九爷:

梗在P2。明桑不愧是红色dang党魁。大家赶快去关注明桑吧。每次发的料都好有爱啊!!!!这个蒸桑拿光屁股外交竟然是中方发明的…………捂脸。不愧是投熊所好啊…………“没有什么秘密可言”的两个人蒸得晕乎乎,老王就提出要求了。熊也有要求。双方进行了“坦诚深入”的交流。大噶再想想普大帝这次来青岛送给大大的礼物是什么嘻嘻嘻嘻,原来是有历史传统啊。。。。

睡前瞎bb

我算是二次元圈很新的人了,就是一咸鱼,最近连新番都不想追,但我能明白老二次元同志的心情,是热爱的东西被玷污的感觉吧
二次元本来就是小众文化,毕竟不像隔壁11区有那么大的受众群,很多东西有的人还是接受不了的
b站最近上市了,其实最近破站的小学生就越来越多了,因为它火了
其实b站原本就是个小众ACG网站,还有鬼畜、哲 学这类东西。说实在这些东西都见不得光的,自娱自乐还行,但是b站现在不能这么任性了,总得失去点什么
很多人当初选择这里就是因为这里人少吧
人多了是非也多,像一些热圈,就经常撕x,小学生比例也大,ky也多了去了,总之好多人都没素质
如果b站还是逸总在的话,他还记得自己的初心吗
以及冷圈真是妙啊,个个都是人才,说话又好听,我超喜欢在里面的
还有各位男生,你们要知道,女生撕起来比男生厉害,从同人圈到饭圈都是这个道理,但是男生们就是吸老婆(233)
好了我bb完了
睡觉

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王耀:敲里吗你听见没!敲里吗!

北境:

分享今日社会主义快乐

scp087凡琦:

还是有点没看懂😂

千水水麻辣味_:

做了一个如何用手机给lof加超链接的傻瓜教程,巨简单易学一看就会

快夸我可爱!【】

摘纪录:

多少人竟对战争向往,只因战火没有蔓延到他们头上。
——非桥段《叙利亚之殇》

末世旅者 序+第一章

我也不知道我在干嘛。
原创的,以后可能会成一个系列???
挺烂的,注意避雷,求轻拍qwq
超级短小。


这是一个烂俗的、小说里常见的、喜闻乐见的丧尸世界。
我曾有过伙伴,但是他们都死了,或者变成了丧尸在哪里游荡着吧。也许哪天会被我亲手杀掉。
我不知道我为了什么活着,但是他们不想让我死,那我就不去死了。
于是我便逃亡,漫无目的地走着。
可以说我是个旅者吧。

第一章 中二少年
我昏倒了。
我倒是不怕死,就怕被人抢走了吃的和装备然后把我扔下不管了。
醒来的时候我发现我竟然在床上。我已经很长很长时间没睡过床了。装备什么的也都在旁边。
这可真是绝佳的作文素材,表现了人与人之间的真善美。这个年代,没把我吃了已经很不错了。
“醒啦!”一个女孩进来,惊喜地喊道。
随着这声音又进来了四个人。十几岁的少男少女,洋溢着青春、活力、希望,天真。
都是这个年代少见的东西。
我说我怎么还活着呢。
“你昏倒在我们基地门口,然后我们就把你拉进来了。你不知道你有多沉!就那个人,他以为你死了想把你埋了,要不是我你就真死了!”那个女孩又说。
我咧嘴笑笑,真不知是该为他们的天真感到欣慰还是……苦涩。
我想问很多,但说出的却是“这个世界都这样了,你们为什么这么开心?”
那个差点活埋我的男孩撇了撇嘴:“我觉得我们很酷啊,就像小说里一样,我从前一直幻想着我们能一起战斗呢。”
他一边说着这句话一边转着一把小刀,然后不出所料的“嗷”的惨叫一声。
“那你们……为什么没有杀了我或抢走我的东西?”
“我们不能做这样的事。”他们说。
“可是换了我我会这样做的。”话刚出口我就想抽自己。
接着便是沉默。我想他们一定在感叹我的冷血。
他们安静地给我端来了水和吃的。长久没尝到什么味道的味蕾一下子被激发,对于我还有味觉这件事我还是很惊讶的。这应该是这里最好的东西了吧。
真是……善良啊。
晚上他们又恢复了往日的兴奋,元气满满地讨论着明天的安排。他们要出去找吃的。
夜晚安静得可怕,一束清冷的月光在黑暗中努力开辟出自己的领地,外面便是无边的黑暗。
第二天他们只留了一个人陪我就出去了。再见到他们是晚上了,三个人踉踉跄跄地拖着一个死人。手上还缠着绷带,是昨天差点活埋我那位。
他们在路上遇到一个奄奄一息的人,想去救她。那个差点活埋我的孩子靠近她,然后就被捅了好几刀。回来的时候还遇见了丧尸,食物也都没找回来。
我跟着留下的女孩出去。他们没有哭,就把他放在院子里,站成一圈,沉默地看着他。
女孩显然不敢相信。她僵硬地蹲下,伸手摸了摸他的颈动脉,又颤抖着探了鼻息。
死了。
她无力地坐到地上。
良久,他们互相搀扶着起来进到屋子里,沉默地坐下吃饭。屋里静得可怕,我能清晰地听到他们咀嚼食物的声音。
“粮食不够了,省着点。”小队的领导轻轻地说。
他们的目光射向了我,但又转了回去。
我知趣地放下食物,拿好东西准备离开。他们没有阻拦。
明明今天早上还死活不让我出去呢。
我听见一个低低的声音:“我想回家”
但还是被所有人都听见了。他们的泪水不受控制地流下。
我摇摇头,走了。
生存从来不是一件唾手可得的事。不要抱有那么多妄想了。这是很残酷的斗争,一点也不酷。
这是一个周围的人类都是优质蛋白质来源的时代。不努力活下去,用尽各种你们从前厌恶的手段活下去,就会死的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