璇羽冰倩

咕咕咕咕咕咕咕咕

末世旅者 序+第一章

我也不知道我在干嘛。
原创的,以后可能会成一个系列???
挺烂的,注意避雷,求轻拍qwq
超级短小。


这是一个烂俗的、小说里常见的、喜闻乐见的丧尸世界。
我曾有过伙伴,但是他们都死了,或者变成了丧尸在哪里游荡着吧。也许哪天会被我亲手杀掉。
我不知道我为了什么活着,但是他们不想让我死,那我就不去死了。
于是我便逃亡,漫无目的地走着。
可以说我是个旅者吧。

第一章 中二少年
我昏倒了。
我倒是不怕死,就怕被人抢走了吃的和装备然后把我扔下不管了。
醒来的时候我发现我竟然在床上。我已经很长很长时间没睡过床了。装备什么的也都在旁边。
这可真是绝佳的作文素材,表现了人与人之间的真善美。这个年代,没把我吃了已经很不错了。
“醒啦!”一个女孩进来,惊喜地喊道。
随着这声音又进来了四个人。十几岁的少男少女,洋溢着青春、活力、希望,天真。
都是这个年代少见的东西。
我说我怎么还活着呢。
“你昏倒在我们基地门口,然后我们就把你拉进来了。你不知道你有多沉!就那个人,他以为你死了想把你埋了,要不是我你就真死了!”那个女孩又说。
我咧嘴笑笑,真不知是该为他们的天真感到欣慰还是……苦涩。
我想问很多,但说出的却是“这个世界都这样了,你们为什么这么开心?”
那个差点活埋我的男孩撇了撇嘴:“我觉得我们很酷啊,就像小说里一样,我从前一直幻想着我们能一起战斗呢。”
他一边说着这句话一边转着一把小刀,然后不出所料的“嗷”的惨叫一声。
“那你们……为什么没有杀了我或抢走我的东西?”
“我们不能做这样的事。”他们说。
“可是换了我我会这样做的。”话刚出口我就想抽自己。
接着便是沉默。我想他们一定在感叹我的冷血。
他们安静地给我端来了水和吃的。长久没尝到什么味道的味蕾一下子被激发,对于我还有味觉这件事我还是很惊讶的。这应该是这里最好的东西了吧。
真是……善良啊。
晚上他们又恢复了往日的兴奋,元气满满地讨论着明天的安排。他们要出去找吃的。
夜晚安静得可怕,一束清冷的月光在黑暗中努力开辟出自己的领地,外面便是无边的黑暗。
第二天他们只留了一个人陪我就出去了。再见到他们是晚上了,三个人踉踉跄跄地拖着一个死人。手上还缠着绷带,是昨天差点活埋我那位。
他们在路上遇到一个奄奄一息的人,想去救她。那个差点活埋我的孩子靠近她,然后就被捅了好几刀。回来的时候还遇见了丧尸,食物也都没找回来。
我跟着留下的女孩出去。他们没有哭,就把他放在院子里,站成一圈,沉默地看着他。
女孩显然不敢相信。她僵硬地蹲下,伸手摸了摸他的颈动脉,又颤抖着探了鼻息。
死了。
她无力地坐到地上。
良久,他们互相搀扶着起来进到屋子里,沉默地坐下吃饭。屋里静得可怕,我能清晰地听到他们咀嚼食物的声音。
“粮食不够了,省着点。”小队的领导轻轻地说。
他们的目光射向了我,但又转了回去。
我知趣地放下食物,拿好东西准备离开。他们没有阻拦。
明明今天早上还死活不让我出去呢。
我听见一个低低的声音:“我想回家”
但还是被所有人都听见了。他们的泪水不受控制地流下。
我摇摇头,走了。
生存从来不是一件唾手可得的事。不要抱有那么多妄想了。这是很残酷的斗争,一点也不酷。
这是一个周围的人类都是优质蛋白质来源的时代。不努力活下去,用尽各种你们从前厌恶的手段活下去,就会死的哦。

一个小说角色决定去杀掉作者

我也是这么想的呢

一个干净明亮的地方:

莱维里奥,一个小说角色,在厌倦了命运的玩弄和不公后,决定去杀掉自己的作者。莱维里奥在枪里装好子弹,只身一人来到作者居住的小木屋。屋子里有一个青年在埋头写作。莱维里奥踹翻了桌子,泛黄的稿纸四处飞落,打头写着:“莱维里奥,一个小说角色,在厌倦了命运的玩弄和不公后,决定去杀掉自己的作者……”


 


莱维里奥拉开了枪栓,“你还有什么话好说吗?”


“不要杀我!”青年跪地求饶道,“我不是真正的作者!”


 


“那你刚刚在写什么?”莱维里奥拿枪抵住对方的头。


“我曾经是作者,但从你走进这个小屋的一刻,我也已经是这个故事里的一个角色。”青年举起双手,“不信你看,我已经没有继续往下写,可你还在行动自如!”


 


“那你也该死。”莱维里奥面无表情。


“我只是一个替罪羔羊,放过我吧!”青年苦苦哀求道,“我可以带你去寻找真正的作者!你不想杀掉你真正的仇人吗?”


 


莱维里奥几经寻思,决定相信青年的说法。青年千恩万谢,握住他的手。一阵天旋地转,莱维里奥置身于一处繁华的街道前。他们走进路边的一家咖啡店,角落里坐着一个忧郁沉思的少女。莱维里奥打翻了咖啡,被浸湿的餐巾纸上写着,“莱维里奥几经寻思,决定相信青年的说法……”


 


莱维里奥拉开了枪栓,“你还有什么话好说吗?”


“不要杀我!”少女瑟瑟发抖道,“我也只是一个无辜的角色!我已经没有继续写了,真正书写你命运的人尚在别处!!”


 


“作者都该死。”莱维里奥面无表情。


“放过我吧,我可以带你去寻找真正的作者!”少女楚楚可怜道,“你难道不想杀掉你真正的仇人吗?”


 


莱维里奥几经寻思,决定答应少女的请求。少女感恩戴德,牢牢握住他的手。一阵头晕目眩,莱维里奥置身于黄昏的公园里。路边的长椅上,坐着一个埋头写字的老人。莱维里奥一脚踩上椅子。老人抬起头来,手上的报纸写着:“莱维里奥几经寻思,决定答应少女的请求……”


 


莱维里奥拉开了枪栓,“你还有什么话好说吗?”


“不要杀我。”老人平静道,“我也不是真正的作者。”


 


“事不过三,”莱维里奥说,“我不会放过第三个。”


“你杀了我也可以。”老人放下报纸,“但你永远都杀不到真正的作者。”


“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莱维里奥皱起眉头。


“你是一个角色,你只能见到另一个角色。你以为自己见到了作者,但其实这个作者已被降维成了和你同级的角色。”老人说,“你真正的仇人仍在高处,书写你杀掉这个替罪羔羊的情节。”


“那我就把世上的作者全都杀光。”莱维里奥说。


“这也无济于事,因为作者永远都位于比你更高一级的维度。”老人说,“你就去试吧!”


 


老人露出了嘲讽的笑容。一阵枪响回荡在黄昏的公园,树上的白鸽四处飞逃。莱维里奥擦掉脸上的血,俯身拿出老人的钱包,朝街道的另一头走去。在漫无目的的游荡一阵后,他感到了饥饿,因此走进了路边的一家饭馆。莱维里奥走向前台,服务员在正在账本上奋笔疾书。莱维里奥低头一看,发现那账本上写着:“莱维里奥擦掉脸上的血,朝街道的另一头走去……”


 


莱维里奥拉开了枪栓。服务员抬起头来。


“是你呀。”服务员露出一个神秘的笑容,“顺便一提,我也不是真正的作者。”


 


一声枪响,店里的其他食客四处奔逃。公园的方向已有警笛鸣叫,莱维里奥故作镇定,出门拦下一辆计程车。“去火车站!”莱维里奥说。司机沉默地点头。“24元。”车辆停靠。莱维里奥掏出老人的钱包,看见出租车的发票上印着:“莱维里奥故作镇定,出门拦下一辆计程车……”


 


司机的脸上毫无波澜。“你要找的人也不是我。”


 


莱维里奥摔门而出,出租车窗上一片血红。莱维里奥冲到自动售票机前,拿出钱包里的证件购票。粉红的纸张自取票口徐徐而出,上面印着:“莱维里奥摔门而出,出租车窗上一片血红……”


 


“该死!”莱维里奥一脚踢上机器,“该死!!”


 


莱维里奥冲出购票处。广场前的荧屏上滚着:“莱维里奥冲出购票处……”莱维里奥走向广场,拉客的中年妇女热情地递给他小卡片,“莱维里奥走向广场……”莱维里奥仓惶而逃,迎面撞上一名穿文化衫的游客,“小心点啊!”游客抱怨一声,色彩斑斓的文化衫上印着“莱维里奥仓惶而逃。”……莱维里奥咬紧牙关。他停住脚步,环顾四周。阳光已经几乎消失,地平线上,一缕血红的云在远方生成。云写:“莱维里奥咬紧牙关。他停住脚步,环顾四周。……”


 


一个人在广场的尽头朝他走来,手持一份染血的报纸,大衣破烂,白发如霜。莱维里奥认出了来人。他注视着老人的前来,时间似乎在这一刻停止。


 


“我告诉过你了,”老人说,“你永远都杀不到真正的作者。你还不相信我吗?”


“我为什么要相信你?”莱维里奥皱眉。


“因为我是未来的你。”老人说。“我是耗费全部年华,在无数时空穿梭,最终仍旧一无所获的你。把钱包还给我吧。”


 


莱维里奥翻开手上的证件。在那卡片上,他看见了自己的名字。莱维里奥沉默了。


 


“这不是真的。”莱维里奥说。“这和所有的句子一样,都是刚刚生成的。”


 


老人耸耸肩。“也许是吧。”


 


“我与每个作者对话的那一刻,他们才成为了一个角色。”莱维里奥说,“你也只是在踏上广场的这一秒,才成为了未来的我。”


 


“也许是吧!但这都是真的,绝无虚假。”老人说,“我去过许多地方,见到了许多作者,杀死了许多人。我有你所有的记忆,了解你一切的心情。在故事中没有历史的真相,只有叙事的逻辑。”


 


“我不相信你。”莱维里奥掏出口袋里的枪,“你只是刚刚才生成的。作者在哪里?”


“作者在一切人身上!”老人提高声音,“在我身上,在你身上,在这座广场,在这片叶子前。在叙事面前,我们都是一个人。世界上的一切人都是同一个人。”


 


莱维里奥按下了扳机。子弹径直穿过了老人的身体。莱维里奥睁大眼睛,最后一缕阳光在他的瞳孔中迁移。他看见那光明并没有映出老人的影子。


 


“你为什么来告诉我这些?”他放下枪。


 


“年轻人,我只想告诉你一件事。”老人低下头,从口袋里拿出打火机。“我穷尽一生也仍是徒劳无功,因为角色无法杀死作者,是叙事的基本逻辑。主导一切的也并非作者,而是叙事。我们要找的其实是叙事的主导者。”


 


莱维里奥放下了枪。“这个人是谁?”


 


“这就是我来找你的原因。”老人缓缓吐出一口烟,“在一个午后你怀着一腔仇恨走上了杀死作者的旅途,这是一切生成的开始。你对复仇的孜孜不倦,造成了叙事的绵延不绝。你造就了一无所获的我,也让我在漫长的失败中最终醒悟。——叙事为它自己而生成,也为它自己而结束。”


 


老人从口袋里拿出一把老旧的手枪。莱维里奥一动不动的看着他。一声枪响后,莱维里奥倒在广场上。最后一缕阳光消失在地平线下。老人将手枪收回口袋,心满意足的转身离去。


 


FIN